首页 商业秘密侵权调查 软件著作权侵权 不正当竞争 尽职调查 法律百科 联系方式
QQ联系
电话联系
手机联系
QQ联系
电话联系
手机联系

由华为v康文森案看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计算

发布时间:2020-07-24 17:10
所属栏目:法律学堂
浏览次数:
根据日前公开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等与康文森无线许可有限公司确认不侵害专利权及确认专利许可费率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8)苏01民初232、233、234号】,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给出了一种确认中国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的思路。
 
一、确认许可的专利
本案中,华为公司起诉时要求确认10族11件发明专利的许可费率,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双方又增加要求确认4族4项发明专利的许可费率,因此,本案法院共需确定许可费率的专利为共14族15件专利,但是,上述15件专利中,已有8件专利被宣告无效,只剩7件有效专利。
 
二、判断专利对应的是2G、3G还是4G网络类型
法院综合被告提交的其向ETSI作出声明的内容、专利评估报告内容和被告的陈述以及三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来确定上述7件专利中对应的是2G、3G还是4G网络类型。
 
三、选择通信标准
根据中国目前的采标实践,参与中国市场的通信企业都大量直接采用3GPP标准作为产品遵从的标准。在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对于使用3GPP标准来评估相关专利的标准必要性都不持异议。
 
四、判断是否为标准必要专利
本案中,法院表明,在具体的实践中认定某一专利是否为标准必要专利时,需要把专利的权利要求和标准规范比较,如果权利要求的每个技术特征都可以在标准规范中找到对应,该权利要求则为“标准必要”。如权利要求有任何一个技术特征不能在标准规范中找到对应,该权利要求则为“非标准必要”。如果某一专利的所有独立权利要求都属于非标准必要,该专利则被视为非标准必要。
法院对现存7件有效的专利与3GPP标准技术比对分析,最终认定上述7件专利中仅有1件为与4G标准对应的标准必要专利,而余下6件专利都不属于标准必要专利。
具体来看其中对其中一件专利的权利要求对标分析:
专利ZL0080××××.9“用于在蜂窝系统中管理分组数据传送的方法和设备”,其独立权利要求1和13包含用户的终端设备。
独立权利要求1可分解为以下几部分进行分析:
(1)一种用来在上行链路方向从移动台传送多个数据分组到系统的方法,按照以下方式:
(2)选择一个公共信道或一个专用信道用于数据分组的发送,以及使用所选择的信道来发送数据分组,其特征在于:
(3)定义一个信道选择参数,将无线链路控制缓冲区中的数据的信道选择参数的一个阈值发送到移动台,
(4)在移动台中计算对应于所述信道选择参数的一个值,并且把该值与所述发送到移动台的阈值进行比较,
(5)以及基于所述比较来进行所述选择。
关于特征1,3GPPTS25.211标准与3GPPTS25.331标准均描述了3G传送数据分组的上行链路,特征1与3G标准对应。
关于特征2,3GPPTS25.321V12.2.0标准描述了“3G网络的标准包含有公共传输信道和专用信道至少两种上行链路信道”,特征2与3G标准对应。
关于特征3,3GPPTS25.331V13.4.0标准显示了技术规范提供从网络基站向终端发送测量控制信息中包含“报告阈值”这个数值,但此阈值是用于终端向网络的业务量报告,不对应于特征3中的信道选择参数,特征3与3G标准不存在对应关系。
关于特征4,3GPPTS25.331V13.4.0标准显示了终端针对传输信道业务量的计算并与报告阈值的比较只涉及触发终端对于网络端提交报告这一功能,终端没有储存任何信道选择参数,也没有信道选择的功能,特征4与3G标准不存在对应关系。
关于特征5,在标准技术规范中,终端没有储存任何信道选择参数,也没有用比较结果进行上行信道选择的功能,特征5与3G标准不存在对应关系。
权利要求1不是3G标准必要技术。
 
五、选择确定标准必要专利费率的方法
本案中华为公司主张适用自上而下法,具体过程为测算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上2G、3G、4G标准对手机价格的贡献价值,根据全球累积费率折算出中国市场上2G、3G、4G通信标准的累积费率。再根据中国2G、3G、4G认定的标准必要专利数,计算单族专利在中国的许可费率,并对多模手机进行相应调整。
康文森公司主张适用可比协议法确定许可费率,具体过程(正确内容参见评论)测算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上2G、3G、4G标准对手机价格的贡献价值,根据全球累积费率折算出中国市场上2G、3G、4G通信标准的累积费率。再根据中国2G、3G、4G认定的标准必要专利数,计算单族专利在中国的许可费率,并对多模手机进行相应调整。
法院对上述确定费率的方法进行了利弊比较:
可比协议法是利用企业间过往通过商业手段达成的许可费授权协议作为参照,来对比目前涉案的专利许可情况,进而计算出涉案专利的许可费率。这种方法下所使用的协议直接反映了有意愿的许可方和有意愿的被许可方在公平、独立的条件下通过谈判所达成的协议。
这种方法的难点在于:企业间许可协议中专利范围、专利数量、专利价值、许可时间、许可范围和条件等各方面的情况不尽相同,很难直接进行比较。而出于商业秘密的保护,协议双方通常基于保密义务不公布协议的具体内容,虽然有的达成协议的双方会就达成的协议发布声明,但是在公开领域获得相关许可条款的信息也非常困难。其次,即使获得第三方经自由协商达成的许可协议条款,这些许可通常需要经过“拆解”才能确保与争议许可具有可比性,而这种拆解的过程本身就具有很大难度。具体而言,当涉及一次性预付款许可交叉许可、涉及优惠条款的许可时,都需要一步步仔细地将其从协议中拆解。
自上而下法是先需要对特定标准相关的所有必要专利的总许可费进行确定,然后将这一总累积费率在不同的专利持有人之间进行合理分配的方法。由于自上而下法先确定了全部标准必要专利权人能从一部终端设备中获得的最高收益,因此限定了各个专利权人只能在这个范围之内进行分配,使得不同专利权人的许可费总和不会超过一个合理的上限,从而该方法至少为FRAND费率提供了一个最高的界限,使用该累积费率事实上符合费率确定的公平原则,能够反映专利权人对于自己的技术贡献至产品的许可价值的预计,且可以预防在相关标准被采纳后增加不公平费率的专利劫持行为。
自上而下法的难点在于如何合理的确定标准必要专利的总数以及许可方所拥有的标准必要专利总数。需要指出的是,自上而下法的隐含逻辑是,平均看待每一个标准必要专利的价值,而这个逻辑在可比协议法中也是成立的,因为在大样本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去量化每个专利对于产品的贡献度或者价值。因此通过数量比,或者说在数量比的基础上进行调整的计算方法是完全可取且可行的。
本案中,法院认为无线星球是从爱立信受让的专利包,康文森是从诺基亚受让的专利包,但是,两者的专利质量、专利有效性都不具有可比性,因而本案不适合采用可比协议法,而采用了华为公司主张的自上而下法。
 
六、采用自上而下法计算专利许可费率
采用自上而下法,标准必要专利的中国费率的计算公式为:
单族专利的中国费率=标准在中国的行业累积费率×单族专利的贡献占比
1. 计算累积费率
根据行业的一般认知,以及相关司法判例,法院采纳全球累积费率为2G为5%,3G为5%,4G为6-8%。
由于中国的手机市场从市场格局、竞争态势和对新产品的更迭速度等均表现出异于其他国家之处,在中国直接适用发达国家的累积费率并不合适。中国行业累积费率与标准在中国市场上的价值之间的比例,应该等于国际上主要市场上行业累积费率与标准在国际主要市场上的价值之间的比例。因此,可以根据这一关系确定中国累计费率。
例如,根据华为公司专家的通过价格特征模型的测算,3G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价值体现是12.52%,3G在国际主要发达国家手机市场的价值占比是28.82%。在2013年-2017年,利用国际公认的3G行业累积费率5%进行折算,得出中国市场上3G手机的行业累积费率为2.17%。
最终法院认定中国4G/3G/2G行业累积费率为:
中国4G标准行业累积费率区间为(3.93-5.24)%;
中国3G标准行业累积费率为2.17%;
中国2G标准行业累积费率为2.17%。
2. 计算中国标准必要专利总族数
法院采信了华为公司专家所使用的某知识产权咨询公司所统计的4G/3G/2G的中国标准必要专利族数。被告虽不认可,却未提出正确的数据。
在4G领域内,2036族被认定为中国标准必要专利;
在3G领域内,1218族被认定为中国标准必要专利;
在2G领域内,517族被认定为中国标准必要专利。
3. 计算单族专利的许可费率
用中国累积费率除以各自标准项下的中国标准必要专利总族数,即得出各标准项下单模移动终端产品中国单族标准必要专利的基准费率:
2G为2.17%÷517=0.0042%;
3G为2.17%÷1218=0.0018%;
4G为〔(3.93-5.24)%÷2036〕=(0.0019-0.0026)%。
4. 计算总的中国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
因为中国有效的4G标准必要专利为1件,而有效的2G、3G标准必要专利的数量都为0,因此,总的中国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为:
0.0042%×0+0.0018%×0+(0.0019-0.0026)%×1=(0.0019-0.0026)
5. 使用了多个标准的多模终端的许可费率
考虑到移动终端产品(手机或平板电脑)同时使用2G、3G、4G技术时,2G、3G、4G技术对于单个产品的整体价值的贡献度不同,其价值权重(以下简称权重)不一样,法院可以酌定其权重。具体如下:
在2G/3G/4G多模移动终端产品中,专利包的许可费率=(0.0042%×N2×权重)+(0.0018%×N3×权重)+〔(0.0019-0.0026)%×N4×权重〕。
本案取其权重为2G 10%、3G 10%、4G 80%。则多模终端的许可费率=0.0042%×0×10%+0.0018%×0×10%+(0.0019-0.0026)%×1×80%=(0.0019-0.0026)%×80%。
 
七、确定FRAND许可条件
根据上述分析和计算,法院最终确定的FRAND许可条件为:
1.许可专利:被告康文森无线许可有限公司所有以及有权做出许可的、声称并实际满足2G、3G、4G标准或技术规范且为原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所实际实施的全部中国必要专利。
2.许可产品:原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的移动终端产品,即手机和有蜂窝通信功能的平板电脑。
3.许可行为: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进口许可产品,以及在许可产品上使用许可专利。
4.许可费率:上述许可行为中,原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需要向被告康文森无线许可有限公司支付的费率为:
单模2G或3G移动终端产品中,中国专利包即中国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为0;
单模4G移动终端产品中,中国专利包即中国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0.00225%;
多模2G/3G/4G移动终端产品中,中国专利包即中国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为0.0018%。
并且,原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仅需就含有ZL200380102135.9专利技术方案的4G移动终端产品向被告康文森无线许可有限公司支付上述许可费率。

(本案审判长姚兵兵、审判员徐新、审判员周晔、审判员薛荣、审判员雒强、技术调查官周虎)
 
结语
本案中,对于自上而下法,双方除了确认总的累积费率、总的标准必要专利数量、许可人的标准专利数量等传统争议问题之外,又引入了根据标准在中国市场的价值,对标准的累积费率打了一个折扣,其采用的价格特征模型值得关注。
本文链接:https://www.yesipr.com/baike/ask/0H4G2020.html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谢谢!
标签: 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