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秘密侵权调查 软件著作权侵权 不正当竞争 尽职调查 法律百科 联系方式
QQ联系
电话联系
手机联系
QQ联系
电话联系
手机联系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的认定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1
所属栏目:软件著作权
浏览次数: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及各类硬件设备的发展,各类计算机软件数量亦呈现急速上升趋势,随之而来的便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增加。然而,对于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事实的认定标准,各国至今未有明确规定,许多问题需要结合个案加以解决。
 
 
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内涵
 
(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客体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客体即为计算机软件。根据我国《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受到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计算机软件指的是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计算机程序仅指“代码化指令序列”,或者可以被自动转换成代码化指令序列的符号化指令序列或者符号化语句序列(简称“代码化指令序列”),不包括被代码化指令序列所调用的数据或其他类型的作品,比如文字作品、音乐作品、美术作品和摄影作品等。计算机程序有源程序和目标程序两种表现形式:源程序是程序员用高级语言编写的,能够为其他程序员所理解的程序;目标程序则是由高级语言转化而来,只能为计算机所读取,无法为人所理解。文档则是指用来描述程序的内容、组成、设计、功能规格、开发情况、测试结果及使用方法的文字资料和图表,如程序设计说明书、流程图、用户手册等。
 
以“扇贝单词”APP为例。该APP运行过程中会涉及到中文显示、英文单词输入、中英文内容比对、图片显示、音乐播放等多个功能,因此总体来说该APP由三个部分组成:主程序、中英文单词库和歌曲。从著作权法的角度,“计算机软件”仅限于主程序,不包括中英文词库和歌曲。
 
(二)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主体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主体为著作权人,即软件开发者。确定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权属,即判定原告是否确为涉案计算机软件的著作权人,是审理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的前提。
 
原则上,原告应当证明其对涉案计算机软件享有著作权。若该软件已经登记,原告应当提交登记主管部门颁发的登记证书;如果相关软件未登记的,原告应提交软件的源程序和目标程序等能证明其为著作权人的材料。在司法实践中,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都可以举证证明。
 
_
二、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的判断规则
_
对于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的判断标准,我国法律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规定,需要在司法实践中结合具体的问题予以解决。在目前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接触+实质性相似+排除合理怀疑”为常用的判断标准之一,即如果被诉软件与原告的软件相同或达到实质性相似,同时原告有证据证明被告此前接触过原告的软件或者具有接触的可能性,且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使用软件的合法来源或其他抗辩事由,则认定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一)“接触”
所谓接触,即是指被告对原告的软件曾经有开发、研究、修改或其他机会。目前,对于接触通常采用以下方法进行认定:一是直接认定,即被告曾经与原告的软件有直接接触的机会,例如参与软件研发工作等;二是间接推定,即原告之软件已公开发表,且发表时间早于被诉软件。在此情形下,若被告无相反证据证明其无接触原告软件的可能性,则一般会推定被告存在接触原告之软件“事实”。
 
鉴于计算机软件具有易复制的特点,对于一个已公开发表的软件而言,其主程序极易被他人所复制并使用。若被告未在真正意义上参与原告软件的开发、研究等直接接触的活动,则要证明其确有接触事实难度极大。因此,在司法实践中,通常只要求原告举证证明被告对于原告软件存在接触的可能性,法院就可以推定被告对原告软件存在接触。
 
(二)“实质性相似”
“实质性相似”的认定直接关系到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是否受保护以及受保护的范围,亦为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司法实践中的难题。根据著作权法原理,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计算机软件作为作品,对其的保护亦应当遵循著作权法的原则,在认定实质性相似时对两个软件作品进行对比,区分“思想”与“表达”。由于计算机软件具有文字和工具双重特点,因此在界定“思想”和“表达”上具有一定难度。
 
我国司法实践中常采用以下方式进行认定:
 
1、软件源程序对比。源程序是程序员编写代码时所用的语言,是最原始的程序代码。通过源程序对比进行“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是最有说服力的方法。如果争议双方的软件源程序构成“实质性相似”,则可以认定两个软件实质性相似。但是,在司法实践中,要求被告提交其源程序的难度较大,或者因双方对源程序的编写采用不同的语言,例如分别采用C语言和汇编语言,从而导致两个软件源程序对比难以进行,因此实践中进行源程序对比的可能性较小。
 
2、软件目标程序对比。目标程序是源程序经过编译之后,产生的能被计算机直接识别的二进制代码。在同样的编译环境下,一个源程序只能转换为一个唯一的目标程序。虽然在技术上来说,相同的目标程序有可能源自于不同的源程序,但是此种可能性极小,因此通常认为目标程序相同则源程序亦相同。当被告软件的源程序难以获得或者难以进行比对时,鉴于目标程序一般可以直接从被保全的被告计算机或者其他硬件中读出,因此软件目标程序对比是判定争议软件是否侵权的重要方法。在实践中,若经过比对认定原、被告双方软件的目标程序构成实质性相似,同时被告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源程序或者提供的源程序因编写语言不同无法进行对比的,则可以直接认定双方软件构成实质性相似。
 
3、软件特征缺陷的对比。特征性缺陷,是指一个软件本身特有的、不具有普遍性的缺陷。此类缺陷形成的原因通常是技术人员在设计软件的过程中发生的纰漏,表现为软件运行过程中在特定条件下会出现不属于原有设计范围的特别状态,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司法实践中,被告拒绝提供源程序或者提供的源程序因编写语言与原告不同而无法对比,同时又无法直接从保全的证据中读取出目标程序时,可以使用特征缺陷对比的方式对两个软件的相似程度进行对比。
 
在石鸿林诉泰州市华仁电子资讯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二审案中,即是采用此方法对侵权事实进行认定。本案中,原告石鸿林主张被告华仁电子资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仁公司”)销售的切割机床单片机控制器(单板机)使用的系统软件指令代码序列及硬件使用配置、键盘布局、操作显示内容等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软件“S型线切割机床单片机控制器系统软件V1.0”完全相同,侵犯其软件著作权。原告要证明其主张的侵权事实,需得证明双方计算机软件之间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相同,即需要比对双方计算机软件的源程序或目标程序之间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相同。但被告拒绝提供被诉侵权软件之源代码,同时拒绝提供固化软件之芯片的解密方法,因此依靠现有手段无法对两个软件的源程序或目标程序进行比对。针对此情况,二审法院采纳石鸿林有关比对双方软件是否存在共同缺陷及运行特征的请求,经将两个软件安装运行后进行比对,发现二者存在多处相同缺陷。二审法院认为,在独立完成设计的情况下,不同软件之间出现相同的软件缺陷机率极小,而如果软件之间存在共同的软件缺陷,则软件之间的源程序相同的概率较大。因此,被告持有被控侵权软件源程序且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情况下,可根据具有共同的软件特征缺陷对比来认定该软件与原告软件构成实质相同,进而认定侵权事实。
 
4、软件存储介质内容、安装过程、安装目录、运行状态的对比。该等项目相似性越高,软件实质性相似的可能性越大。但是,该等项目相同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因此在司法实践中,该等项目对比只是对软件相似程度认定的重要参考。换言之,在上述对比方法均无法实现时,此方法可以作为对被告作出不利推定的事实基础。
 
(三)排除合理怀疑
“排除合理怀疑”事由的存在使得在认定被告符合“接触+实质性相似”标准的情况下,仍不需要承担侵权责任。一般来说,能够构成抗辩的事由主要有以下几个:(1)被告能证明被诉软件系由其独立开发。(2)被告软件有其他合法来源。(3)相似部分非原告原创。作为著作权的客体,计算机软件应当符合著作权法对于作品独创性的要求。换言之,在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中,即使被诉软件与原告的软件被认定为实质性相似,但若被告能够举证证明该相似部分并非由原告独创,而是源于第三人,那么原告的诉讼请求也不能成立。(4)表达方式有限抗辩。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以及著作权法的 “混同原则”,当计算机软件开发中用以表达的语言、方式有限时,原本不受保护的“思想”和受到保护的“表达”混在一起,从而无法在两者之间划出明确的界限。因此,当出现此种情形时,“表达”也被视为“思想”而不受保护,被告不构成对软件著作权的侵犯。在实践中,被告若主张表达方式有限抗辩,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5)合理使用抗辩。我国著作权法以及《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允许不经著作权人同意、不支付相应报酬的情况下,以学习和研究的目的使用软件。(6)计算机软件反向工程抗辩。反向工程是软件开发和使用过程中一种重要方法,基本思路是通过目标程序获取源程序。其方法有两种:一是,通过对软件目标程序的分析反推出相应的源程序;二是,“黑箱”方法,即不接触程序代码,直接根据程序的功能对其输入的结果进行分析,从而推导出软件程序的设计思想和结构。对于反向工程的合法性问题,目前仍旧存在较大争议,我国法律也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在广州乐网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广东省分公司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中,争议软件的源代码就存在反编译的特征。从法院的认定来看,目前我国司法实践对于通过分析他人软件反推相应源代码并以此作为其软件设计之用的行为持反对态度。
 
 
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的认定方法
 
要确认争议软件构成侵权,需要经过比对后判定该软件是否与原告软件构成实质性相似。目前,我国法律对于两个软件对比后相似程度多少方构成实质性相似并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因此并没有明确的侵权标准。
 
我国司法实践中,鉴于计算机软件具有极强的专业性,法院对争议事实的认定仅限于法律层面,因此要确认争议软件的侵权事实通常需要经过司法鉴定。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司法鉴定主要就是同一性的比对鉴定,比对涉案软件与被控侵权软件之间的一致性。判断一个软件是否侵犯另一个软件,即两个软件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主要是通过对比计算机程序源代码的相似度来实现的,在程序的结构、程序流程、子程序调用等方面是否有很大的同一性,有时甚至有大块的程序相同,包括相同的语言指令或者错误等,这就需要对源程序进行逐行比对。当无法进行源程序比对或源程序比对结果不足以认定侵权事实时,则需要综合上文中提及的其他方法将两个软件进行对比。
 
值得注意的是,在鉴定方法上,目前还没有国家、行业、地方正式颁布的鉴定标准方法,因此不同鉴定机构作出鉴定结论采取的方法、使用的术语及对过程的分析可能会存在差异,甚至在同一个案件中,针对同一个鉴定事项,不同鉴定机构可能作出截然相反的鉴定结论。此外,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相关报告仅就纯事实作出判断,“实质性相似”的结论需由法院依据该报告以及司法政策、法律价值等方面最终作出。
 
结束语
 
我国目前法律体系中对于计算机软件侵权事实方面的规定尚不明确,并没有确定的标准以供参考,司法实践中尚需法官根据个案情况对侵权事实进行综合判断。因此,为了保护争议双方的合法权益,各方在诉讼过程中就争议软件的情况应当进行充分、全面、详细说明,包括源程序、软件运行情况、程序文件等,这也有助于法官对争议软件的设计、运行等全过程有更全面的了解,以作出更合法、合理的判决。
 
本文链接:https://www.yesipr.com/baike/zzq/0G34H020.html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谢谢!
标签: 计算机软件 著作权侵权